再度亏损、创始人王静夫妇离场 探路者还能再次奋起吗?

每日财报

王静夫妇留给李明的探路者貌似有些“烫手”!

撰文/吕明侠

出品/每日财报

受去年以来的新冠疫情影响,艰难保壳后再次陷入亏损危机的国内户外用品品牌探路者前景再添变数。

近日,探路者(300005.SZ)发布2020年度成绩单,数据显示,2020年公司实现营收9.12亿元,同比下降39.64%;归母净利为-2.75亿元,而上年同期盈利1.13亿元。

至此,2020年探路者的业绩再度延续了2017年、2018年的噩梦,业绩再度陷入亏损、内部架构发生巨变,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2021年探路者还能冲破低谷吗?

01

营收净利双降,子公司无一盈利

4月15日晚间,探路者(300005.SZ)发布2020年年报,该公司年内营收为9.12亿元,同比减少39.6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2.75亿元,同比转亏。归属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净亏损为3.12亿元。基本每股亏损为0.3111元,同比下降343.05%。

分行业来看,去年,探路者旗下户外用品业务、旅行服务、体育相关业务分别实现收入9.09亿元、231.67万元、67.85万元,同比分别下滑了28.67%、99%、83.03%,分别占营收的99.67%、0.25%、0.07%。

此次亏损,探路者将其归咎于疫情对于线下业务的冲击。以探路者主业户外用品为例。2020年,探路者户外用品主业在包含直营店、加盟店以及集团客户、海外市场等其他渠道在内的线下渠道上,共计收入5.74亿元,对比2019年的9.74亿元,同比大幅降低。

同时由于人工、仓储、店铺渠道等相关费用支出具有一定的刚性,费用支出降幅小于销售收入降幅,且受疫情影响报告期末公司存货结构中过季产品较上年同期期末增加较多。

加盟商在疫情期间的经营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不利影响,根据相关会计制度,本报告期末公司计提存货、应收款等跌价(减值)准备金额合计约2.53亿元。

此外,探路者旗下有9家子公司,据2020年度财报披露的9家子公司的经营情况显示。这9家子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包括成都探路者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北京探路者飞越户外用品销售有限公司以及天津恒喆户外用品有限公司,亏损金额共计达1.04亿元。

在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的同时,探路者也公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00万元-1300万元,较上年同期扭亏为盈。经历过疫情的打击,2021的探路者还能再次奋起探路吗?

02

二股东上位,创始人套现超十亿

在业绩发生变化的同时,探路者的内部架构也在发生巨变。

此前2月5日,探路者发布了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协议转让股份完成过户登记的公告。此后,探路者进行了董事会、监事会换届。新任董事长为李明,王静、盛发强不再担任公司董事,但仍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据悉,1月27日晚间,探路者发布多条公告披露,26日,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盛发强及王静与北京通域众合科技发展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通域众合”)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

这次股权转让后,通域众合将与探路者二股东通域基金构成一致行动人,以13.65%的持股比例成为探路者控股的控股股东,探路者的实控人变更为李明。

在协议中还约定,股权转让后,盛发强同意无条件且不可撤销地放弃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10%股份对应的表决权,且不得委托任何其他方行使该等股份的表决权,放弃表决权的期间为放弃日起12个月。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王静夫妇在亏损中黯然离场,但自公司上市至今,盛发强和王静已完成16次减持,通过高频减持,“套现”约10亿元,算上实控权转让,二人累计套现金额将超13亿元。

截至4月21日收盘,探路者股价为7.64元/股,较2015年时的历史高点29.28元/股已跌去近七成。

《每日财报》了解到,在本次权益变动之前,通域基金已是探路者的第二大股东。2019年12月23日,通域基金恰恰是通过盛发强和王静的股权转让,而入局探路者。

事实上,探路者实控人不止一次地转让股份,很大程度上或与公司近年来面临发展瓶颈有关。

03

从“买买买”到“砍砍砍”,主营业务持续恶化

2009年10月,凭借一项帐篷专利起家的探路者成功登陆创业板,成为全国创业板首批28家企业之一,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均为探路者创始人盛发强、王静夫妇。

财报显示,上市后的2009年至2014年,探路者不断迎来高光时刻,业绩发展顺风顺水,营收和扣非前后净利润始终保持两位数增长,探路者逐渐成长为国内户外用品行业的龙头企业。

不过,2015年成为转折点。随着公司进行多元化发展,涉足旅游服务和大体育,探路者的经营业绩开始“变脸”。

2015年,探路者的净利润出现上市以来数次下滑;在此期间,公司亦完成了多次收并购,业务领域不断扩张。探路者曾先后对绿野网、图途、易游天下、行知探索等公司进行战略投资,并建立起户外用品、旅行服务和大体育三大事业群。

而从结果而言,上述业务拓展非但没能为公司带来预想成效,反而成为其此后业绩下滑的直接导火索。

数据显示,2017年,该公司迎来上市后的首次亏损,实现营收30.33亿元,净利润亏损8485.39万元,扣非后净利润亏损1.85亿元;2018年,探路者继续亏损2.12亿元,一度陷入退市边缘。

2019年如果继续亏损,依据上市规则,就只能被暂停上市。此前 “买买买”的探路者在2019年开启了“砍砍砍”模式,在这关键的一年,探路者除了继续收缩与主业弱相关的业务板块,大手笔砍掉240家门店、卖房卖资产、降费等一系列举措后,探路者终于从连续两年亏损的泥潭中挣脱。

然而成功保壳的背后,公司回归主业之路走的并非像年报中描述得那样顺畅。2019年公司主业核心经营数据仍然“尴尬”,从最主要产品户外服装来看,2019年其毛利率甚至比连续亏损的2017-2018年还糟糕。

数据显示,2015年-2019年,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4.23%、46.36%、44.95%、44.75%、41.79%,而2020年该业务毛利率大幅下滑至34.14%,比亏损严重的2017-2018年均下降超过10个百分点。

2020年户外服装产品收入为9.09亿元,而2015年—2019年则分别为14.90亿元、12.39亿元、10.61亿元、10.41亿元、10.21亿元,对比来看,2020年的主营业务收入甚至比亏损时的2017年、2018年还要低。

由此看来,探路者的主营业务正持续恶化,王静夫妇留给李明的探路者貌似有些“烫手”,未来其能否带领探路者走出困局?《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侵删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